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红色札记 >> 党建书屋 >> 正文
红色札记
联系我们
电话:0592-8266393
在线QQ:3337663319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群:23967492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好书推荐:《解密中美秘密外交》
2017-11-26 12:13:29

  推荐《解密中美秘密外交》前,我们先申明一点:我们都是无权论者,而推荐此书的目的完全是出于带领大家领略周恩来、基辛格等人的外交智慧;了解中国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后所处的战略、政治地位;台湾问题未能及时的、完全的解决的根本原因;以及尼克松的个人荣誉感。

  学习过中国近代史的我们都知道,中美关系缓和的第一步是基辛格访华。但这一步迈的着实不易!正是因为苏联对中国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压制、台湾问题被搁置二十多年未能解决日本在美国的保护下肆意发展、南北朝鲜半岛的局势复杂、印巴关系紧张……等一系列问题,迫使毛主席不得不放弃在中美大使级会谈上坚持台湾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一概不谈的“一揽子“解决方案,转而向美国小心翼翼的抛出橄榄枝。而在尼克松眼中,处于美苏争霸的不利地位的他们,要向苏联打“中国牌“,形成中、美、苏的大三角战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奉行麦卡锡主义的他,以反共而获选美国副总统的他,在获选美国总统后也迫切的希望同中国改关系。

  为什么美国驻波兰大使看到中国外交官之后不顾斯文,赶忙追了出去?为何周恩来接到美方愿意同中国接触的消息后急切和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为什么毛泽东会同美国人斯诺一起在天安门上看阅兵?这一切都是中美关系趋于正常化的表象,是最初的试探。

  真正打开两国国门的则是中方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美国方面理解其深层意义的只有尼克松和基辛格——背着美国国务院,企图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功绩独揽的二人。

  “乒乓外交”在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掀起了一股强大的“中国旋风”。依偎普通地美国公民再给他所在的选区的国会议员写信时表示:“没有公众、立法机关或者任何官员站出来指责、质疑政府对‘红色中国’的重要政策改变。”美国国务院涌来“如洪水般的信件……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够搭乘下一班飞往北京的飞机……成千上万个电话和无数的请求都是关于与中国的贸易”,这让国务院的官员们应接不暇。商人们纷纷要求到广州参加广交会,并且得到了不少国会参议院的支持。由年轻的民主、共和两党国会众议员组成的美国年轻政治;领袖委员会申请访华。科学家们纷纷要求与中国开展学术交流。

  在此之后,收到周恩来口信的尼克松确定中国人谋求举行更高级别的会谈来从根本上恢复与美国的关系。为使自己最终对北京的访问更有意义,尼克松在派遣使节方面犹豫不决,也禁止了包括曼斯菲尔德和休·斯科特在内的中美关系的积极人士的访华请求,以及对基辛格的访华秘密安排。

  “他是一个杰出的历史人物。他精通哲学,熟谙往事,长于历史分析,足智多谋,谈吐机智而又风趣。”这是基辛格对周恩来的评价,而在中方和美方的谈判桌上,除了些许的火药味,也不乏外交能力的比拼和中美观念的接触:“接着,基辛格仍然按照军事和政治两分的方式,阐述美方的立场。尽管他顶住了来自周恩来的压力,但也有些自乱阵脚,没能守住尼克松交代的美方在台湾问题上的策略。”“尽管老辣的基辛格在会谈开始后不久就发觉,与周恩来他谈判的最好方式就是提出一个合理的主张,详加说明,然后坚持到底;但他还没有琢磨清楚的一点是,从战争的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中国领导人最不怕的就是强权的威胁和恫吓。”

  基辛格的秘密访华,不仅初步解决了中美双方所存在的部分问题,更同周恩来交流了对国际形势的看法,对形势突变导致的孟加拉国的独立交流了彼此的意见。虽然争锋相对,却也心心相惜。中美双方达成起草中美联合公报的决定,并进行了初步的审议工作,尽管公报中对台湾问题的措辞不尽人意:中国想在美军对台问题上目标化、明确化,但是美国不愿背叛盟友而想在对台问题上模糊化,并宣称自己做的会比说的多。但是这次会谈还是圆满结束了,中方带着世界和平的期望、美方则怀着实现中美苏大三角局面有意让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于是他来了!与伟大领袖毛泽东进行了长达1分钟的握手!“眼光锐利而微带嘲讽,他的整个神态似乎在发出警告说,他是识透人弱点和虚伪的专家,想要欺骗他未免是徒劳的。或许除了戴乐高以外,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人像他那样具有如此高度集中的、不加掩饰的意志力……他身上发出了一种几乎可以看见的压倒一切的魄力”。这是尼克松对毛泽东的评价。

  在会见毛泽东之前,尼克松只得借用第三者印象的传记的描述来形成对毛泽东的印象。他们称毛泽东是“伟大的哲学家、诗人、战略家、启示者和浪漫主义者”,广泛的讨论历史和哲学问题,而周恩来则谈判具体问题。

尼克松访华意义重大,但是个人荣誉感极强的他为了将此殊荣纳入自己的名下,决定以三层会议的方式与中国谈判。即一方面由尼克松本人与中共中央讨论外交问题与国际形式,另一方面由基辛格与中方继续联合公报的研究,最后人员流动、文化和贸易等事项交由罗杰斯与中国代理外交部长姬鹏飞举行会谈。由此中美高层的核心会谈完全将美国国务院排除在外。总之,尼克松和基辛格对国务院与国务卿的欺瞒已达到近似侮辱的顶峰,而他们自己也终将自食亲手培植的恶果。但是结局还是乐观的!

“他们的态度一直很友好,至少是融洽的。我们有理由从会谈这一事实本身感到鼓舞”。回国后,尼克松对此行做出感叹!

——加下划线的字选自《解密中美秘密外交》

                          此书在华大厦门校区仅此一本,先到先得,手动坏笑




上一篇:好书推荐:《七堂极简物理课》( Sette Brevi Lezioni di Fisica)
下一篇:好书推荐:《深暗》
首页 | 学苑采撷 | 红色札记 | 青梅煮酒 | 放肆追梦 | 花开材料 | 素质拓展超市 | 在线预约

   材料学院版权所有 快乐e家阳光志愿服务队